用户名: 密码: 记住

龙龙王殿下:第八十七章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龙龙王殿下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
    少年郎看了看怀里的小萝卜头,对他所说的好多年没来表示怀疑。

    就这么把人抱过去吗?少年郎有些紧张,口干舌燥地不敢动。

    犹豫的这会儿宫门忽然开了,一辆乌蓬蓬的大马车从宫里驶了出来,宫门口的侍卫恭恭敬敬地过去问好,马车里的人架子大,连面也没露。

    少年郎看清那马车车壁上雕刻的莲花标致顿时有些激动,哆哆嗦嗦地道:国国师大人居然遇到了国师大人的座驾。

    国师大人是谁啊?小芋头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国师大人就是他姓龙,唔——少年郎忽地一愣,京城里姓龙的家族,还能跟当今圣上扯上关系,难道是——

    龙龙锡言少年郎不安地吞了吞口水,定定地看着小芋头,小声道。

    啊——小芋头眼睛一亮,顿时欢呼起来,是我三伯,那是我三伯。他一边欢呼着,一边朝那马车使劲儿地挥手,三伯三伯,我是小芋头啊。我离家出走来投奔你了!

    马车里正在与杜蘅说话的龙锡言一个趔趄险些从车里摔出来,杜蘅的反应还快些,立刻掀开车帘跳了出来,还没站稳呢,怀里忽地一沉,小芋头已经蹦了进来,抱着他的脖子大声喊,舅舅我想死你了。我阿爹和娘亲都不爱我了,小芋头好可怜啊。

    他呜呜——地开始假哭,要是换了龙锡泞,保准一个爆栗敲到他脑门上来了,偏偏杜蘅就是吃他这一套,听得心疼得不行,宝贝长,宝贝短地开始哄,又问: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?

    小芋头这才想起身后的书生来,回头朝他一指,这个哥哥带我来的。他好穷啊,住的地方都是破的,盖的被子也是旧的,可是他给小芋头买了鸡哦,我吃得饱饱的。他把肚子一挺,杜蘅立刻配合地摸了摸他的小肚子,满意地道:好,不错。

    你叫什么名字?杜蘅和颜悦色地朝少年郎问。

    少年郎噗通——一声跪了下来,惶恐不安地朝他行礼,叩叩见陛下,草草民姓郭郭槐。

    杜蘅笑,你认得朕?

    郭槐低着头回道:草民也是猜猜的。与国师大人共乘一车,又是小芋头的舅舅,他想不知道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杜蘅看了他一眼,没再多问,后头的龙锡言接话道:郭槐是吧,你今儿帮了我们一个大忙,回头定当重谢。

    郭槐慌忙道:草民并并没有做什么。他可真没想到今生竟然还有幸能得见天颜,这会儿脑子里都还是乱的。

    因是宫门口,龙锡言也不好多说话,随口问了郭槐几句,得知了他的住处便暂时作罢,客套几句后,便与杜蘅抱着小芋头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直到他们的马车渐渐消失在道路尽头,郭槐这才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重重地吁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龙宫里,龙锡泞察觉到兜里的千里镜在响,慢吞吞地打开,顿时就被镜子那一头的龙锡言和杜蘅吼得耳朵都快聋了,你们俩到底在干什么,居然欺负小芋头!还是不是亲生的,要是不愿意带,就把孩子给我们们们

    什么?龙锡泞还有点没反应过来,怎么了?

    杜蘅把镜子转了个方向,榻上正在吃东西的小芋头扭过头朝他爹甜甜地一笑。

    龙家小芋头的淘气是整个龙宫都有名的,但他每次干了坏事都会老老实实地承认错误,作出一副可怜巴巴、永不再犯的模样,所以大多数时候,怀英也就责备他几句,并不会太严厉。

    结果,这一天,他险些把龙宫给点了。这一回,不管小芋头怎么赔礼道歉,承认错误,怀英都毫不心软,生气地把他给关禁闭了。

    真给关了呀。龙锡泞幸灾乐祸地笑,活该,那小子就跟个皮猴似的,就该受受罪。我小时候可没他淘气。他倒也不是不心疼孩子,不过,龙王家的孩子皮糙肉厚,抗打抗摔,小芋头都已经三岁了,是该历练历练了。

    怀英心里头却还是有些心疼的,想了想,又叮嘱龙锡泞道:一会儿你悄悄过去看看他,他不会哭吧。

    他什么时候哭过。龙锡泞笑起来,怀英你也太小看儿子了。这事儿你就别管了,我总要把这淘气鬼给纠过来。再这么被他闹腾下去,我这龙宫早晚要被他拆掉。以后就把他交给我来管,你呀,就是太心软。

    既然当爹的都这么说了,怀英也不好不给他面子,只得道: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。

    小芋头一个人坐在地上发呆,他本以为用不了多久怀英就叫人来把他接出去,可是,他已经等了整整一天了,也不见人来,就连吃喝的东西下人也只送到门口就匆匆地走了。小芋头很伤心:娘亲已经不爱他了吗?

    等到第二天早上,怀英依旧强忍住了没去悄悄看儿子,只招呼了下人过来问情况。

    《龙龙王殿下》右腹部隐痛的原因全文字更新,牢记网址 : http://www.beinarena.com/books/yia3s/
上一章        龙龙王殿下章节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